盛夏來臨,雨水來得多,來得猛。我國南方地區一直暴雨連連,大多省市水位不斷告急。受連續降雨影響,近日長江中遊也出現告急,標志著長江形成20171號洪水,國家防總啟動防汛三級應急響應。災情牽動億萬國人的心,我對南方的水災感到十分驚恐,由南方的水災勾起了我對北方發洪水的記憶。

 

發洪水在我老家也叫發大水,從小在北方農村長大的我,對北方尤其對老家發洪水的記憶一直記憶猶新。在我兒時記憶中,老家“發大水” 並不像南方來的洪水那麼糟糕,沒有那麼多,也沒有這麼猛,似乎給人們一個喘息緩沖的機會。並沒有造成重大水患,洪水對鄉民的侵襲也沒有那麼恐怖,所造成的損失也不是很大。

 

記憶最深的就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老家發過的幾次洪水,大多時候都是村子裏和山裏幾乎同時下雨,等到下暴雨、瓢潑大雨時間長了,先是河裏的水漸漸多起來,河面漸漸快起來,其實這只是坡裏的水追著河裏的水跑,也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看起來、聽起來就有那麼點意思了,實際這只是“發大水”的一個“開場白”或“前奏曲”,後面才能上演“發大水”的景觀。

 

等到下的時間再長或連日暴雨,那“發大水”的大戲就正式開演了,我看到過一次很驚險的,那是我在剛下過雨到村子東河岸玩耍的時候,見東河沿岸的路上站滿了人,上有七八十歲的老頭、老太太,下到五六歲的兒童,還有中年男女和大閨女、小媳婦,顯得非常熱鬧,這是平日裏少有的一道靚麗的風景。

 

我見鄰居叔叔也在那裏站著,便問他怎麼站了這麼多人,他一邊兩眼注視著河的上遊,一邊對我說:“山上發大水了,在這看看吧。”我接著就站到了鄰居叔叔身旁,順著人縫也向河的上遊看去,這時候的山洪因離村子遠,七繞八拐地還沒下來,先是聽到“嘩嘩”的聲音,接著就聽到了“轟隆、轟隆”的聲音,隨著聲音就見山洪如同一條黃色的巨龍一樣,從河道上遊的拐彎處直沖而來,帶著摧毀還吞噬一切的勁頭而來,氣勢震撼,波瀾壯闊,岸上爆發出一陣接一陣的歡呼聲,不一會兒,洪水就到了眼前,渾黃的一層層浪濤蓋過了白浪,再定睛一看,山洪竟有巨大的威力,將河岸的一棵不大不小的樹連根拔出,被滾滾的洪水直沖而下,洪水還沖卷著長長的圓木而下,我回家告訴祖母的時候,祖母煞有介事地說:“聽說在別的地方發洪水的時候,沖下了一根大圓木,大家看著都覺得驚奇,一個青年男子覺得好玩,就奔跑著爬了上去,一上去就感到木頭上渾身是‘刺’紮著他,想下來而下不來了,岸上的人都眼睜睜地看著他隨木頭而下。”祖母說的雖不足信,可當時覺得很有趣,如今還能大致記下。洪水還翻卷著石頭、泥沙、草芥急奔而下,山洪越來越大,河水越來越深,河面越來越寬,平日裏十幾米的水面竟沖成了二十多米,非常壯觀,這是平日裏看不到的景象,被洪水攪的河水、河岸的井水都是一片渾黃,這是深藏在我腦海裏的一次最深刻的“發大水”記憶。

 

有了那次觀賞“發大水”的興致,並再想觀賞“發大水”的景致,可在又一次經曆了“發大水”的時候,我就再也不願看“發大水”的景觀了。這一次“發大水”比上次更猛,等到我快趕到河岸的路上時,見洪水已漫過了河岸,沖到了路上,整個路面全變成水的了,且是渾水,我老家人都叫它“泥渾湯”,這“泥渾湯”已很深,正在向附近的房屋沖去,我一看真驚人,掉頭就往家跑,因我家住在高處,洪水是沖不到那裏的。我剛跑進家門不一會,就見我一個親戚領著、抱著孩子像躲災難一樣小跑著進了我的家門,孩子哭、老婆叫的。這個親戚一見我母親就痛哭流涕地說:“三姐,俺這日子還怎麼過?大水都沖進俺家裏去了。”母親一邊讓她坐下,一邊安慰她,直到洪水退去,她才領著、抱著孩子回了家。就從親戚家遭遇了那次洪水的侵襲後,就是再好的“發大水”的景觀我也不願看了,因為我感受到了洪水的無情和人間的真情。就是那次洪水,村子裏的大多水庫告急,磨山子水庫告急、石山前水庫告急、老母灣水庫告急……鄉民們紛紛扛著鐵鍁、拿著袋子向不同方向的水庫奔去。那次“發大水”也使我懂得了,人類應攜手方能抗擊洪水的襲擊。

 

後來,我對洪水的記憶就是1998夏季年我國遭遇的那次洪澇之災了,那是我國發生的百年不遇的大洪水,那是一次肆虐了大半個中國的大洪水,那是一次被稱為“世紀洪魔”的大洪水,那是我人生經曆中所了解的最為驚險的洪水。

 

1998年夏季,我幾乎每日必看央視新聞聯播,從抗洪救災的新聞中獲悉:全國共有29個省(區市)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洪澇災害,長江流域造成八次洪峰,多地突破曆史最高水位,洪水一瀉千裏,幾乎全流域泛濫,從當時電視畫面上看到的場面:觸目驚心,恐怖之至。潰壩決堤、泥石具下、房屋垮塌、卷走生命,給祖國大地留下滿目瘡痍,給普通百姓留下無盡傷痛。那場特大洪水造成死亡4000多人,受災人口2億多。“1998年洪水”成為一個經常被提起的名詞。

 

那場特大洪水,對全國各部門、普通百姓都是一場震驚。對於水利部門來說,那是一個水文史上的重要年份;對於防汛部門來說,那是一個防汛工作的重要參考依據和標准;對於軍人來說,那是一次抗洪救災的經典戰役;對於普通百姓來說,那是一次肆虐大半個中國的災難和每個人經曆的洗禮。1998年的那次特大洪水,給國人留下悲傷的記憶,那恐怖的局面,直到今天我仍記憶猶新。

 

今年南方地區的水患一直牽動著我的心,我在心裏默默地祈禱:願災區平穩,願災民平安。

 

洪水至於我,經曆了由初始的喜,到後來的喜轉為憂,再後來又由憂轉為恐,我對洪水便有了莫名的感觸和記憶,這也可能是人生在各個階段的不同記憶千年紅塵,就在這一刻。泛起綿綿情愁,我的世界開始下雪……踩著碎碎的感傷踩著碎碎的感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