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清晨,洗漱是看見鏡子裏的自己,看著自己的雙眼,土人有種某名的觸動----------每個人的眼睛裏是不是都隱藏著另一個世界,美好的,溫暖的世界。那個世界有著最真實的自己,沒有面具的自己。

 

現代社會的人,許多都戴著面具。無論年齡大小,或都或少多有這面具。區別只在於面具的多少罷了。現在的我是否用曾經我所討厭的方式生活著,我不明白。我的心依然迷茫著無法脫離現在的生活方式。矛盾仿佛成了我的代言名。我的眼睛也已經不復當年的純淨了。對目前的自己的不解疑惑,思緒的絮亂與繁雜,現實生活的失敗讓我的眼睛蒙上了灰塵。

 

小時候還聽過大人誇獎過我的眼睛漂亮,到現在有多久沒有聽過別人誇獎我的眼睛了呢。現在的我卻反而,就在這一刻。泛起綿綿情愁,我的世界開始下雪……踩著碎碎的感傷。兩眼含霜,有風吹過變得羡慕小孩子的眼睛了,而當年的我當年也是這樣的啊!究竟我在什麼時候遺失了我自己,我又該要去哪里找回曾經的自己,那個聽話的,乖巧的我。或許那個我已經被丟棄在了時間的長廊,尋找不到了。

 

長大其實是一種憂傷的脫變,變得成熟的同時不可避免的失去那些天真單純的美好。我的眼睛也漸漸被迷霧遮住了,臉型也仿佛被遮住了。那句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說得真好。心的改變無論再怎麼掩飾,也會完整地表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