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天氣,正是娃娃的臉,說變就變。剛剛還豔陽高照,不一會,天便暗了下來,一會又亮如白晝,天邊不時傳來幾聲悶雷。天色愈來愈暗,佈滿了烏雲。天空沒有一絲陽光,只是忽明忽暗的烏雲。雷聲一聲緊似一聲,社區路上沒有一個行人,只有翹尾的喜鵲從一枝樹枝跳向另一樹枝不安的叫著。忽然,一道電閃,一陣疾風,憋了半天的空中落下雨點。咚咚的砸在窗玻璃上,天完全暗了下來,馬路上只有閃爍著尾燈的汽車疾馳著。樹在風雨的吹打下搖曳著。窗外已讓雨點拍打的一片模糊,劈裏啪啦的雨點傾盆而下,雨終於下下來了。

夏日午後一場陣雨,空氣格外的清新,地面,房子,綠蔭,經過陣雨的洗刷都顯得乾淨,明亮。一陣風吹走了烏雲,吹皺了湖水,倩倩柳枝在風中搖曳,猶如少女的長髮隨風飄蕩。打開窗戶,深吸一口清新的彌漫著泥土氣息的空氣,不覺心曠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