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615日早自修時,我正在聚精會神地看《上海文學》。突然,班級團分支書記周順仙同學手裏拿了一張紙,笑眯眯地走過來說:“王龍生,請你把這張入團志願書填寫一下,有不懂之處,就來問我。”

 

我一怔,手中的《上海文學》掉到桌上。這是真的嗎?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鄭重地拿起那張紙,仔細一看,確實是一張《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入團志願書》。我提起鋼筆,專心致志、端端正正地填寫起來。好不容易填寫好了,我鄭重地交給了周順仙同學。

 

下午放學時,班級團分支召集班裏團員開會,討論我的入團問題,我也應邀參加。在會上,團員們紛紛發言,肯定我的優點,指出我的缺點。最後,團分支會上決定通過我入團了。介紹人衛則奚、季根發還填寫了意見。

 

618日,星期日,早晨醒來,又感到肚子痛。肚子痛是從昨天打麥時開始的。痛得厲害時,就不得不停下來,去幹比較輕松一些的活,如翻麥。本想休息一下,可是,這樣半途而廢,會影響搶收糧食的勞動。所以,一直堅持到收工。

 

今天肚子一陣陣疼痛,實在難受,不得不停工了。也許勞動慣了,難得休息一天,感到寂寞,不自然。吃過早飯後,母親給我刮痧,真象受刑一樣,比肚子痛還難受,皮膚象要被剝去似的,痛得我直咬牙一場秋雨一場寒,在落雨的窗前,凝望寒涼的秋

 

下午,有人來通知我:“明天上課,今天返校。”我吃了一驚,農忙假才放兩天,而我只幹了一天,就這樣回校,還有臉嗎?將近5點鐘時,我准備好行李,向母親要下半個月的夥食費。母親說身邊沒有錢,這怎麼辦?最後,只好由母親向人家借了4元錢給我。因為身體不好,本想乘公共汽車回校。可是,想到母親借錢的不易,家庭經濟的困難,就帶病慢慢步行到學校了。

 

622日,由於昨晚空腹吃驅蛔蟲藥寶塔糖,所以今天早晨起床後肚子餓得咕咕叫。洗完臉,楊天雲同學拉住我悄悄說:“街上點心店正在賣花卷,人很少,我們去買一點吃吧。”我一聽,忙搖頭說:“不去,被人家看見了怎麼辦?”他再三勸說:“還是去吧,沒有人會知道的。”我想,咋天沒吃晚飯,今天肚子餓,去買一點東西吃,照理沒有什麼關系。而且難得去一次,今後不再去行了。這樣,就同他一起去買花卷了。

 

不知怎麼搞的,這事被張燧君等同學知道了。他們故意問我:“早上你去買花卷了是嗎?買幾只?是不是3只?是不是51只?”唉,真倒黴!這事他們怎麼會知道的?今天,我一直沉浸在苦悶中,好象犯了罪似的,又好象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吃一塹長一智,我下定決心,從今以後,決不再去點心店買東西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