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江樹爻賞葉

Le 18 janvier 2018, 11:55 dans Humeurs 0

前天,孫女王碧打來電話問我想看紅葉嗎?我說:“想看,去哪裏?”她說:“平陸馬泉溝。”我說:“行,咱就明天去!”

 

馬泉溝位於平陸縣東部中條山南麓的坡底鄉,距縣城50公裏,是坡底鄉最偏遠的山村之一。

 

我們七轉八拐,終於來到了江樹爻紅葉遊覽區。

 

站在江樹爻紅葉遊覽區的小山頭上,環顧四周,群山紅黃褐綠交錯不斷,色彩斑斕精彩紛呈,據當地村民說,光紅葉面積就有三千餘畝,十餘種樹木,有黃榔木、元寶楓、山櫸木、樾樹、柿樹等,這幾千畝樹木在秋高氣爽的日子裏交織在藍藍的天空下,天山林連在一起,紅黃褐綠交織渲染,招搖於錐子山下。我們順著山間公路細賞深山裏的秋色之美。我們時不時下車觀景,打量著每一棵樹,觀察著每一樹的葉,紅的,黃的,褐的,綠的……黃的黃得透亮,紅的紅得熱烈,褐的褐得莊重,綠的綠得永恒,每片葉兒都展示著生命中最炫爛的時刻。特別是有那些依然青翠的松柏作陪襯時,色彩更加豐滿華麗雨水洗刷了塵世的繁雜,把悲秋的思緒化作雨中的悲泣

 

葉的形狀也是各式各樣的,橢圓的,心形的,扁長的,圓圓的,似雞爪的,也有酷似鳥兒翅膀飄然欲飛的,還有一棵非常特殊的樹,長在山溝邊沿上,樹上吊著酷似小櫻桃的果實,一串串,一鏃鏃,極盡一切之能事,用它那粉紅色的身體招搖過市,在空曠的山野裏獨樹一“枝”,樹起一道靚麗的風景!激動之下,我們在這裏拍照留念,引來不少遊客也仿照而行。(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馬泉溝還有一個聞名於世的產品,這就是“水化柿子”。馬泉溝村及其附近山村,種植水化柿子已有1350多年的曆史,水化柿子無核,加工成的柿餅能速溶於水,故名“水化柿子”,是平陸縣獨有的國內柿種珍品。據說在唐朝時,就成了向朝廷進獻的貢品。

槐樹花開又一年

Le 15 janvier 2018, 10:23 dans Humeurs 0

借一簡單明了平鋪直敘的筆墨,去奠祭一顆極為平常,極為善良而又極其美好的靈魂,以為聽取,每一朵花悄然盛放的理由,與此,敬獻給中華大地上所有值得我們敬愛的老師們。

 

——提記

 

在我的印象中,由小學轉入中學的過程止不過是跨過一堵牆的過程,或者說,是從這邊的一條巷子走到隔壁的那一條巷子的過程,但就是這樣一個短短的過程,於我成長的路上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那時,我的家就在這兩所學校的邊上,越過一堵高高的風火牆和幾間矮矮的瓦房便可見到——右邊、我的小學,左邊、我的中學,——在那裏,還有予我以滋養,予我以關懷,予我以鼓勵和溫暖,予我以信念的老師們。

 

老師,多麼令人肅然起敬的字眼;多麼令人敬仰的職業!在我眼裏,她,不僅僅是一種職業的代稱,更多的是一種人格,一種魅力,一種胸襟,她一如熱烈的陽光,恰如其分地撫育在你最緊要的時候。當然,比較而言,我的老師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過人之處,他們有的是平易,是樸實、是腳踏實地的認真,是誠摯無私與善良,有時候,他們和藹得像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比如,與你逗趣,和你一起玩捉迷藏、丟手帕的遊戲,有意無意中發現你那一份可愛的樣子會情不自禁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種開懷的笑容。若有問,在他們的中間有誰最使我心生畏懼的,那當然只數我的班主任,我的朱可平老師了,因為我總是看見,在他烏黑的濃眉下——尤其是當他面對著既不聽話又不認真學習的學生時所透露出尤為嚴肅而嚴曆的目光。自然,這種神態,對於一個生性內向又不怎麼懂事的我來說絕對是消受不起的,更不用說年少不更事的我怎麼可能去深入體會他那嚴曆的目光下所包含的內容一場秋雨一場寒,在落雨的窗前,凝望寒涼的秋

 

我為什麼要心生那樣的懼怕,如果不違反學校的規定或者課堂的紀律?如果我可以成為眾望所歸?

 

也許,人的某些懼怕都源自一份內心的空白,一種缺失或者不確定。

 

初來乍到時是這樣,那天下午上體育課時的情行也是這樣,我的班主任老師——您、站在校園運動場邊那一顆高高的槐樹下招呼我,仿如一只母雞招呼著一只小雞仔去他那面前領取一份禮物。老師您在我的面前蹲下身來,看著我,幫我抹去淌在臉上的汗珠,扶著我說:“······下了課,就去老師家吃晚飯,嗯?······”停了停,又補充道:“中午時,老師去過你的家裏,······”。我感動,周身被一波波熱流所襲,卻懷著一股極強的自尊搖頭拒絕。

浦江兒女天山情

Le 11 janvier 2018, 09:53 dans Humeurs 0

1961615日早自修時,我正在聚精會神地看《上海文學》。突然,班級團分支書記周順仙同學手裏拿了一張紙,笑眯眯地走過來說:“王龍生,請你把這張入團志願書填寫一下,有不懂之處,就來問我。”

 

我一怔,手中的《上海文學》掉到桌上。這是真的嗎?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鄭重地拿起那張紙,仔細一看,確實是一張《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入團志願書》。我提起鋼筆,專心致志、端端正正地填寫起來。好不容易填寫好了,我鄭重地交給了周順仙同學。

 

下午放學時,班級團分支召集班裏團員開會,討論我的入團問題,我也應邀參加。在會上,團員們紛紛發言,肯定我的優點,指出我的缺點。最後,團分支會上決定通過我入團了。介紹人衛則奚、季根發還填寫了意見。

 

618日,星期日,早晨醒來,又感到肚子痛。肚子痛是從昨天打麥時開始的。痛得厲害時,就不得不停下來,去幹比較輕松一些的活,如翻麥。本想休息一下,可是,這樣半途而廢,會影響搶收糧食的勞動。所以,一直堅持到收工。

 

今天肚子一陣陣疼痛,實在難受,不得不停工了。也許勞動慣了,難得休息一天,感到寂寞,不自然。吃過早飯後,母親給我刮痧,真象受刑一樣,比肚子痛還難受,皮膚象要被剝去似的,痛得我直咬牙一場秋雨一場寒,在落雨的窗前,凝望寒涼的秋

 

下午,有人來通知我:“明天上課,今天返校。”我吃了一驚,農忙假才放兩天,而我只幹了一天,就這樣回校,還有臉嗎?將近5點鐘時,我准備好行李,向母親要下半個月的夥食費。母親說身邊沒有錢,這怎麼辦?最後,只好由母親向人家借了4元錢給我。因為身體不好,本想乘公共汽車回校。可是,想到母親借錢的不易,家庭經濟的困難,就帶病慢慢步行到學校了。

 

622日,由於昨晚空腹吃驅蛔蟲藥寶塔糖,所以今天早晨起床後肚子餓得咕咕叫。洗完臉,楊天雲同學拉住我悄悄說:“街上點心店正在賣花卷,人很少,我們去買一點吃吧。”我一聽,忙搖頭說:“不去,被人家看見了怎麼辦?”他再三勸說:“還是去吧,沒有人會知道的。”我想,咋天沒吃晚飯,今天肚子餓,去買一點東西吃,照理沒有什麼關系。而且難得去一次,今後不再去行了。這樣,就同他一起去買花卷了。

 

不知怎麼搞的,這事被張燧君等同學知道了。他們故意問我:“早上你去買花卷了是嗎?買幾只?是不是3只?是不是51只?”唉,真倒黴!這事他們怎麼會知道的?今天,我一直沉浸在苦悶中,好象犯了罪似的,又好象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吃一塹長一智,我下定決心,從今以後,決不再去點心店買東西吃了!

Voir la suite ≫